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111、第110章 ...

  •   “啊!”
      底下的在大门出现缝隙的瞬间就已经慌了神,听到宗主下令,哪里还不跑,顿时作鸟兽散,各自奔向密道里。
      妘幽的神念每时每刻都在监视着这一切,她怎么会放过这些为非作歹的人!
      看着那些人逃跑的方向,妘幽迅速的掐动发诀,指挥着其他的傀儡去拦截那些跑路的邪修。
      不得不说妘幽的战斗型傀儡还是很给力的,那些实力不高的邪修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了。
      与此同时,沈□□、顾辞和苏湛等人已经到达了威覃。
      苏湛神色复杂,心里即想快些到妘幽身边,却又怕看到妘幽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      带着复杂的心思,和其他人来到了妘幽告知的地方。
      此时部分邪修被妘幽控制住了,不过她的傀儡有限,这些邪修跑的时候东南西北的乱做一团,抓起来比较费力,还好沈□□他们到了,妘幽连忙喊他们帮忙。
      隐宗的宗主看到自己的弟子大部分被抓,双目阴沉如水,满脸的戾气,双手开始结印,口中念念有词。
      片刻后,隐宗的宗主浑身散发着黑气,他的身侧开始冒出一个个六七岁的男童和女童。
      这些孩子们全部双目无神,身体僵硬,身上都是黑黑紫紫的痕迹,很明显,这些孩子们已经死很久了,被隐宗的宗主给炼化,成了他的工具。
      隐宗的宗主召唤这些孩童们时,位置隐蔽,妘幽和沈□□他们忙着抓人,一时没注意到,不过他召出孩童们后,对魔气敏感的妘幽马上察觉。
      “魔气?”
      妘幽疑惑的将神念扫过去,马上发现了隐宗的宗主。
      看到那些早已经没了生命气息的孩童们,妘幽冷笑,“原来这些魔们也会如此下作的手段!”
      未等隐宗的宗主攻过来,妘幽拿出一节净魔树做的鞭子,飞身抽了过去。
      “来得正好!”破空之声,让隐宗的宗主感觉到自己暴露出来了,当下也不躲,本来门人弟子被这帮人抓的那口气就在,此时迎上妘幽,那周身的黑气更重了。
      “哼,不自量力!”
      隐宗的宗主指挥着一个男童去接妘幽的鞭子。
      “啪!”
      只听得一声响,那个男童刚一接触到鞭子,立马身形一晃,消散的无影无踪了。
      “什么?”
      隐宗的宗主瞳孔微缩,心下生出惧意。
      妘幽冷眼看着隐宗的宗主,手中的长鞭向他甩了过去。
      隐宗的宗主连忙躲闪,指挥着余下的孩童一拥而上。
      约摸有七八个孩童一起向妘幽攻去,伴着孩子呜呜咽咽的鬼泣之声,妘幽手中的鞭子毫不犹豫的横向甩了过去。
      沈□□一行人控制住了不少邪修,看到妘幽攻向他处,立刻跟上看看能不能帮忙。
      “门主,那几个孩子应该是被邪修控制了,即便是攻击她,也不用都灭杀吧!”
      一个跟着沈□□来的女弟子,看到妘幽鞭子横扫那些孩童,心里不舒服,对着沈□□抱怨道。
      “胡说!”
      沈□□对于女弟子的说法非常不满。
      “你可看到,那些孩童被那鞭子沾身后立刻消失了?那是因为这些孩子都已经不在人世了,被那邪修用了阴毒的手段,弄成这样如同法器一般的工具!回去后,去门中的知问堂领罚!”
      女弟子被沈□□严厉的表情吓到,听沈□□细说后,也知道自己是见识少,凭猜测说话,马上正色道,“弟子知错,回去必细心学习,以后不再犯!”
      沈□□不再理女弟子,而是有些担忧的看着妘幽。
      妘幽的鞭子已经攻击到隐宗的宗主,那宗主忙运气能量抵抗。
      伴着牙酸的声音响起,九个黑色的骷髅头在他身边环绕,不停的吞吐黑色雾气,形成护盾。
      “以为这东西能拦住我么。可笑!”
      妘幽的净魔鞭打到那黑色的骷髅上,黑色的雾气瞬间散了一片。
      隐宗的宗主慌乱不已,这护盾已经是他保命的底牌,却依然不敌那鞭子的威力。
      “可恶,那鞭子是用什么做的,怎么如此强大,难道我只能……”
      眼见妘幽的下一鞭就要打过来,隐宗的宗主不甘心的咬破手指,闭上眼睛,默默的念起咒语。
      隐宗的宗主念咒语的时候,周身黑气涨起,将他包围的严严实实的,妘幽的鞭子抽上去,居然没打掉多少黑气。
      妘幽眯眼,这个黑气很熟悉啊!
      这黑气是魔气,如同修炼的人有灵气一般,是魔专有的东西。魔和魔之间的魔气气息是不同的,也是他们用来辨识熟人的,妘幽觉得熟悉是因为这魔气她好像在哪里遇到过。
      看着隐宗的宗主念咒语,难道是……
      “自寻死路!”
      猜到那个宗主要做什么,妘幽冷笑,这些魔在熙月界难道没地方住了,居然跑到这没有任何魔气的鸿泽星来,真是活的不耐烦了。
      既然猜到了对方的想法,妘幽也不大意,白皙的手在空中划过,一排粉色的符箓出现在半空中。
      “哈哈哈,没想到吧,霖河山的小崽子,本尊会在这里出现!想好怎么死了吗!哈哈哈!”
      隐宗的宗主藏在黑气里,面容若隐若现,里面出现那张狂的声音显然不是宗主本人了。
      再次听到熟悉的声音,感受到那熟悉的魔气,妘幽心里一惊,“魔尊!”
      “哈哈哈!不错,没想到霖河山的人很记挂本尊,这么多年了,还让弟子记着本尊的气息,本尊还真是感动!”
      隐宗的宗主此时念的咒语,就是召唤魔尊附身的咒语,妘幽自知不是魔尊的对手,心下有些急。
      “魔尊,你居然能找到心甘情愿献祭给你的人,还真是让我意外,就是不知道这个知不知道献祭之后就再也不能转世了,他的意识和魂体都会被你吃掉!”
      妘幽说完,那黑气开始抖动,里面穿出气急败坏的声音。
      “别听她胡说,相信我,成为灵修后,你的修为会一步登天的!”
      “你可别信他,他要是有那本事还需要你来献祭,早就大杀四方了。他是魔尊,早在不知道几万年前被我师父给封印了,不知道怎么逃出来的,如今就骗骗你们这修炼蛮荒之地的人,大一点的星域他都不敢去!”
      那黑气听完妘幽的话,抖得更厉害了。
      “啊啊啊啊啊!霖河山的小崽子,和宸煦那个败类一样可恶!看本尊不生啖你的血肉,用你的皮骨做法器!”
      献祭似乎没做完,只听得黑气里面气急败坏的怒吼,“你这样,我们两个谁都没好处的,念完,快!”
      “不!你,你,你骗我!”
      一个气虚无力的声音说。
      “你以为这样我就没办法了?看好了,既然你不愿意,可别怪我狠心!”
      “不,不要!啊!”
      谁也不知道黑气里面发生了什么,等黑气消失后,一个周身萦绕着浓厚魔气,身穿黑色长袍,面相妖异的男人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      妘幽神色一紧,想了想,抬起手,往空中一划,瞬间纷纷扬扬的桃花瓣从天空中飘落下来,带着淡淡的桃香,让人觉得精神舒展。
      “哼!霖河山的术法真是中看不中用!”
      魔尊一声冷哼,宽大的袍袖一摆,带起一阵飞沙走石,吹散了桃花。
      桃花散尽后,半空中妘幽站立的位置,一个身着白色广袖流仙裙,乌黑的长发直达腰际,如瀑的头发只简单的用一根乌木簪子斜插,容色晶莹如玉,肌肤胜雪,双眼如泓,唇瓣娇艳如樱,天仙般的人物也不过如此了吧。
      “这……”
      不远处沈□□一群人看得目瞪口呆。
      最先反应过来的,是刚才那个站在沈□□身边的女弟子。
      “门主,这,这是刚刚那个人吗?”
      沈□□努力的让自己回神,“不知道!”
      苏湛看到妘幽这个样子,不由的握紧拳头,内心嘲讽不已,原来,原来,你连真颜我都未见过。可笑,可笑我还以为可以……
      “霖河山,宸煦上神门下弟子妘幽,今顺从天命,捉拿熙月界逃犯魔尊飔霁,以证自道!”
      妘幽一字一句的说完,晴朗的天空划过紫色的天雷,就是说天道接受了她的证道请求。
      “哈哈哈!狂妄!凭你这修为,想用本尊证道,真是痴人说梦。”
      妘幽的手缓缓从空中划过,在粉色的符箓底下,又出现了一排红色符箓。
      “当年,我师父击杀四海凶兽,证了他除魔卫道的修炼之路,今天我也要同师父那般,除掉善于蛊惑人心的魔,魔尊,你可以来试试,我今日是否能用你来证道!”
      “那就要看看,你这小崽子有没有这个本事了!”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  • 网友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,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,且扣除1个月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