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3、女帝(三) ...

  •   沈菡被云芝逼着行了叩拜之礼,心头憋屈异常,她是镇南王幼女,身为家中唯一的女儿备受双亲疼宠,遭受这样的待遇着实是头一次。
      
      她双颊泛红,垂着眼睑挡住眸子怒火:“陛下可还有事?”
      
      “当然有事。”楚意撑着脑袋,道:“说起来,朕前些日子可是救了你的命,不知道清平你如何报答?”
      
      沈菡自然晓得她在说什么事儿。
      
      她奉了父王的密令到京都来,一日与映辰往酒楼去,偶遇侯府世子,那人垂涎她美色,她惊慌之下失手错杀了他,侯爷要她死刑,她也不能在那个时候揭露自己郡主的身份,映辰无奈之下才求到了这个女人这里。
      
      想到此处沈菡心中的恼怒更盛,就是这个女人仗势欺人,还想威胁映辰入宫,好在映辰机灵才没入了她的套。
      
      沈菡回道:“清平不知道陛下在说什么,清平昨日方才进京,今日也才第一次见到陛下,何来救命之恩这一说?”
      
      楚意嗤笑一声:“这么说你不是虞青菡了?”
      “自然不是。”
      “那可真巧,那女人居然和你生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。”
      “世界之大无奇不有。”
      
      楚意哦了一声:“确实奇特,你们不止脸长的一样,这瞧男人的眼光也是出奇的一致,料想你也听说过虞青菡和你未婚夫婿顾映辰的那档子事儿吧?你知道他为另一个女人要死要活居然还与他定亲,心可真大!”
      
      沈菡扯了扯嘴角:“我不在乎他的过去。”
      
      楚意装模作样怜悯地看着她,直看得沈菡双手握拳方才慢条斯理道:“你不在乎?镇南王也不在乎?你和顾映辰定亲这事儿他怕是不知道吧。”
      
      沈菡气息一滞,这事儿她确实没有与父王通气,而是与母妃暗地通的书信,因为父母双亲皆不在此地,那定亲仪式是一简再简,说实话她自己都觉得寒酸拿不出手。
      
      她本来也是不想这么做的,可若是不赶快将她和映辰的婚事定下,这沈楚意发现送进宫的是顾云深说不定又会逼着映辰进宫,只有她和映辰定下,沈楚意顾及他们镇南王府还有她自己的名声,才不会明目张胆地行逼人进宫之事。
      
      楚意也是不知道她在想什么,若是知道一定哈哈大笑几声,别说她就是原主也做不出那等子自降身份的事儿来。
      逼顾映辰进宫?原主如果真的有这个想法,那顾映辰还能好好地待在顾府等着她沈菡出现?可笑!
      
      沈菡心思转了转,她抬起下巴:“我父王最是疼我,我喜欢的他必定也是喜欢的。这些事儿就不劳陛下你操心了。”
      
      楚意瞥了她一眼:“朕可没工夫管你的事儿。”她招了云芝道:“清平郡主自即日起就住在云浮宫,各需之物,你与内宫六局说上一声。”
      
      见云芝领了命,又对着王太监勾唇道:“传朕口谕,若无朕及太后旨意,清平郡主不得踏出宫城半步。”
      
      “凭什么!”沈菡大声道。
      因为镇南王的行事作风及谋反之心,沈菡压根儿就没把楚意放在眼里,她是镇南王的女儿,这个女人凭什么限制她的自由。
      
      楚意蓦然起身,双手背在身后,凌然冷笑:“就凭朕是大齐的皇帝,就凭朕是这天下之主。”
      她眸中是淡漠,面上俱是傲然。
      
      沈菡看着突然一扫慵懒气势凛冽的女人,僵在原地,云芝半是强迫半是劝说地将她拉了出去。
      
      沈菡一走楚意便又恢复那懒散的状态,她手肘撑在椅子的扶手上,歪着身子侧头瞅着低眉顺眼的顾云深。
      “爱妃觉得你这未来大嫂如何?”
      
      顾云深回道:“不敢妄自议论郡主。”
      楚意笑看着她:“朕是她堂姐,你是朕的爱妃,自然是她堂嫂,如何不敢?”
      顾云深心头一梗,他一点儿也不想当这个堂嫂。
      
      顾云深个子很高,隐隐高出楚意半个脑袋,她走到他面前比了比,抬脚站上了龙椅,叫人站近些。
      顾云深不知道她想干些什么,疑惑地走近了两步,刚刚靠近龙椅便被人揽住了肩膀,淡淡的幽兰之香萦绕鼻息,这样的近距离接触叫他身子不敢乱动丝毫。
      
      因为站得高了,楚意觉得自己找到感觉了,她弯身凑到他耳边,道:“爱妃不必拘谨,也莫要紧张。夫妻之间嘛,这样的身体接触再是正常不过了。”
      她放柔了声音:“待朕这几日忙完了,咱们再继续那没完成的洞房。”
      
      楚意美滋滋的扬眉,仙神界不缺男人,可叹那些都不是她的,就算没主的,有神帝那群人盯着,她也只能看不能吃,吃了这么多年素,她都快犯恶心了。
      
      现在好了,这个看着挺顺眼的可是她的男人,这个地方她说了算,不睡都对不起自己。
      要知道,她琉璃树灵可不是禁欲系的。
      
      顾云深:“……”他好像出现了幻听,这位众所周知喜欢顾映辰的陛下要和他洞房?!
      
      顾云深浑浑噩噩地回了重华殿,一向无甚表情的脸上颇有些一言难尽。
      …………
      楚意一连几日都忙的很,每天都有看不完的奏折,还要抽出时间为镇南王的造反做准备。
      
      她每日充实平静,可宫外却有人急的抓耳挠腮。
      沈菡自打进宫之后便没了任何消息,这让一直与她形影不离的顾映辰如何不挂念?
      
      这一日顾映辰终是坐不住了,他很清楚皇帝有多喜欢自己,正是因为清楚他才更加忧心她会伤害沈菡。
      
      哪怕沈楚意顾及着镇南王表面上不会做什么,但暗地里绝对不会叫菡儿好过,看他娘就知道了,平日里对那些姨娘和和气气的,实际呢每次下手都恨不得弄死对方。
      
      这般想着,也顾不得身边与他说话的哥们儿,想也不想便往着皇宫的方向跑去。
      他匆匆进宫找楚意,那守门的小太监笑着告诉他:“陛下今日不在宫中,顾大公子明日再来吧。”
      
      顾映辰闻言一喜,他偷偷塞了一包银子给小太监:“能不能请公公帮我给清平郡主稍句话?”
      小太监将银子放进袖子里,拉着他走远了些:“顾大公子且说吧,杂家一定给你带到。”
      
      小太监的表情中含着怜悯,语气中夹杂着惋惜,这般作态顾映辰心中一个咯噔,他急急道:“公公,清平郡主可是出事了?”
      
      “顾大公子莫要胡说!”小太监连忙打断他的话,慌张环顾左右,看起来十分谨慎小心,他斥道:“郡主在宫中能出什么事儿?”
      
      这明显就是欲盖弥彰,顾映辰心头一窒,他急切地想要去看看沈菡究竟怎么样了,但也知道这宫城之内不是他能随便撒野的地方:“劳烦公公告诉郡主,一切有我。”
      
      王太监从紫宸殿内走出来,看着顾映辰走远的背影,笑的跟个弥勒佛。
      
      小太监弯着腰恭恭敬敬地把那包银子递给他,他甩了甩拂尘:“自个儿留着吧,就当是陛下赏你的。”
      
      ………………
      顾映辰从宫里出来,有心去找他爹顾尚书商量法子,可顾尚书正在官署忙着公务没空理他,他干脆又去了楼外楼并着几个朋友买醉。
      
      这是楚意第一次出宫,也是这千万年她头一次真正处身于人间闹市,她坐在马车里掀开帘子,对外面充满了好奇。
      
      顾云深就坐在她旁边,他不动声色地观察兴致勃勃的楚意,这是他第二次见到她情绪如此外露,第一次则是他进宫的那天晚上,初次见面,她看见他这张脸,知晓顾家用一个庶子糊弄她,大发雷霆。
      
      “爱妃可曾去过楼外楼?”楚意放下帘子问道。
      顾云深摇头,保持着面无表情:“未曾。”
      
      “那想来也未曾用过楼外楼的八宝宴,饮过楼外楼的千杯酒。”楚意撑在小几上,伸着脑袋凑到他面前,呵气如兰:“今日就随朕一道不醉不休。”
      
      马车在楼外楼门口缓缓停下,楚意拉着顾云深从马车上下来,带着随从侍卫径直上了二楼,挑了一个位置不错的雅间儿。
      
      楼外楼的客人很多,上菜的速度难免要慢上一些,楚意一边看着窗外景色一边轻点桌面:“听说楼外楼的掌柜是个文雅的人,喜好墨宝诗书,若是谁人的诗画之作得了她的心,不止一日免单,以后到这儿来还能半价。”
      
      云芝与她斟酒:“陛下说的没错。”她放下酒壶又道:“往昔顾大公子便得了这便宜。”
      
      楚意勾唇轻笑:“既然如此,爱妃你不如也去试试。”
      
      顾云深微皱着眉头,楚意端着酒杯抿了一口,诱惑道:“爱妃今日诗画若是能得了掌柜的眼,朕便破格允许你参加今年的科举。”
      
      她红唇轻动:“你苦读诗书本想出人头地,却没料到顾家整了一出叫你入了宫,也是可惜了。”这些东西只需稍微动点儿人手,一查就知道了。
      
      顾云深猛然抬眸:“你……”
      楚意抬手点了点他的鼻尖,那冰冰凉凉的触感叫他不由屏住呼吸:“爱妃,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哦。”
      
      “你所言当真?”顾云深深吸一口气,心中到底是不甘心的。
      “朕素来一言九鼎。”
      
      顾云深带着元冬走出房间,楚意就坐在里头听着云芝说着京都的八卦,云芝不愧是紫宸殿的掌事宫女,样样都拿手,这八卦说起来当真是绘声绘色,竟比那戏曲还要来的吸引人些。
      
      云芝比着手正说到丞相夫人回娘家的事儿,外头守着的侍卫敲门走了进来:“主子,外头闹起来了。”
      楚意哦了一声,端着酒杯出门站在走廊的围栏边上,她看着下方大堂中的人影眯了眯眼。
      
      顾映辰因为沈菡喝了不少的酒,饶是他平日酒量不错,几壶千杯酒下肚也有些迷糊,他醉醺醺地从楼上下来,一眼便瞧见了正在大堂作画的顾云深。
      
      顾映辰对顾云深这个弟弟虽然不熟,但这张脸还是认得出来的。他跌跌撞撞地过去随便瞅了几眼画作,仗着酒意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大堆话。
      
      顾云深不耐与他纠缠,语气不大好地制止了他,也不知道怎的顾映辰又扯到了顾云深他姨娘身上,且越说越不客气。
      
      说着说着两人到最后便动起了手来,顾映辰的功夫不错,可他喝多了,不过几个回合便叫顾云深打倒在地。
      和顾映辰一道来的那几个公子哥见此便上前帮忙,整个楼外楼一团糟,有人便去报了官。
      
      官差来了,顾映辰几个公子哥都是京都有头有脸的人不好得罪,不由分说便要拿了顾云深交差。
      
      下面的客人围在一团看戏,吵吵嚷嚷。楚意搭在围栏上,手指一松,白瓷酒杯迅速坠落,哐当一声,瓷器碎裂,声脆动耳。
      这一声响叫所有人的目光俱是汇集了过来。
      只见黑袍玉冠的女子立在上头,眉目含霜。
      
      “真是好热闹。”她转身慢悠悠地走下楼梯,唇角似乎含着几分冷笑:“云深,我不过叫你下来作些诗画,如何将自己弄的这般狼狈?”
      
      听到云深二字称谓,顾云深神色一怔,她一向喜欢爱妃爱妃的叫,这般唤他名字还是头一遭,这是在外顾及他面子?
      他心头一动,张了张嘴:“我……”
      
      楚意站在楼梯口,对着他招了招手:“你且过来。”
      
      顾云深依言提步,官差却将他拦了下来,领头人生的虎背熊腰,配着腰间长刀真是好不威风:“慢着,你哪儿都不能去,随我们走一趟。”
      
      楚意冷哼一声:“我男人要往哪儿去往哪儿走轮得到你来做主?”
      她话音一落,身后侍卫一涌而上,皇帝身边的侍卫个个都是精挑细选出来,一般的官差如何比得过?几人不费吹灰之力便将气焰嚣张的官差压倒在地。
      
      元冬扯了扯顾云深的衣袖,压着内心激动低声道:“公子,陛下好帅!”比他家公子还帅。
      顾云深抽了抽嘴角,倒也没有反驳。
      
      楚意走上前,理了理顾云深滑落脸侧的长发,幽寂的眸子注视着被人架起来的顾映辰,平声道:“云芝,给顾大公子醒醒酒。”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  • 网友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,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,且扣除1个月石。